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國立清華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
歡迎光臨國立清華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
鍾文宏老師專訪

不一樣的導聚  

文檔下載

                100學年度共教會傑出導師獎鍾文宏老師專訪

      大學系所設立導師制度已是一項傳統,但其成效如何,卻未有定論。近年來清華大學師資培育中心積極建立雙導師制,讓選修師培課程的學生除了原有科系配置的導師之外,能有多一位導師陪伴成長和學習。獲得清大共同教育委員會100學年度傑出導師獎的鍾文宏老師表示,雙導師制雖然尚未納入校方正式教學行政體制,但已經發揮了一些效果,因為師培中心從學生進入教育學程開始就以有限資源,對學生輔導採取多元化設計。只要師培中心放榜,每位導師就會收到大約三十名學生,開始一路陪伴導生直到教育實習與教師證照檢定考試。

    鍾文宏老師還記得,自己讀大學時,每個學期總要和一位沒有上過課的老師與一群同學一起吃飯,吃完飯後大家跟老師道謝過後鳥獸散。2009年他開始擔任師培中心的導師,重新規劃導師與導生的聚會活動,讓導聚同樣不乏美食,但在品嘗美食的同時也有更多互動與了解,進而分享生命中最真誠的感動。

  他喜歡從學生的次文化切入學生的想法,每學期以分組小眾方式,每次與四、五名導生展開「家族」聚餐。每次甚至要求導生要準備一份家庭作業,談談「暑假最特別的經驗」或是「這個學期最糗的事情」、「今年最得意的作品」等,一方面話題可以聚焦,另一方面讓學生有主題,練習說故事的表達能力。

    2010年他也舉辦「Presentation Day」活動,讓導生以十分鐘為限,練習簡報,把自己所學的專業用一般人聽得懂的話講給大家聽,其中不只要有科普能力,簡報呈現的圖文是否得當,也要應用心理認知領域知識。台上十分鐘的考驗,讓導生們有如歷經一場大考,既難忘又值得。鍾文宏老師邀請畢業校友與導生一起分享不同領域的學習體驗,這樣的簡報呈現方式,可以培養學生們更多元的軟實力,將來不論要繼續深造研究或就業,都會有所助益。

    台灣國中小學師資培育管道,自1994年《師資沒育法》通過後,從傳統的師範單一體系轉為多元,師資培育過程也更複雜。學生在正式實習之前每周要到附近的中小學二至三次進行教學見習,中小學校園正式實習半年期間,則完全無給職,必須在實習學校內完成導師、行政及教學三個不同階段的實習。學生在這段期間完全脫離原有系所的生活,但也藉此機會落實在教育學程課程裡所學到的關照自己、與人互動以及知識的傳遞等。

    鍾文宏老師觀察到,有些學生在攻讀教育學程的過程中,產生自我啟蒙甚且啟發其他潛力,最後總是有些人決定將來不從事教職,因為在此過程裡都找到未來自己想要的確切方向。當學生們確定要退出教育學程,找導師簽名時,鍾文宏老師總是為他們感到高興,給他們深深的祝福,因為教育本來就是探索自我、了解世界的過程,沒有什麼能比找到自己的方向更值得高興的了。

    清大師培中心每年80個學生名額,曾有過超過300人申請的盛況。近年雖然隨著教師市場飽和,出現申請人數下降趨勢,但每年申請人數仍有100人至150人之多。學生來源除了數學、中文、外文、歷史等中學設有科目的領域較為固定之外,近年來自生科、物理、材料等領域的學生也逐年增加。有些學生不諱言,選修教育學程並未獲得原系所老師的支持,然而清大校園內也有少數老師非常鼓勵,甚至表示:「研究室裡優秀的學生去選修教育學程、去改變社會,至於普通的學生留在研究室裡做研究就好了。」

    「每年我都會用一些具體的教學現場現象或是統計數字跟學生說明,讓學生持續對教育工作產生熱情,並且自信地了解,流浪教師問題,事實上並沒有像媒體報導的那麼嚴重。」1997年最後一屆師範教育體系公費生、曾經享有畢業就分發的鍾文宏老師表示,雖然中小學的教師職缺少,但清大師培中心學生這兩年通過教師證考試的比率是100%,平均花三年時間可以獲得穩定的教職。歐美國家的師資培育並沒有畢業保證就業,一旦跳脫就業保證的思維,修習教育課程不僅可以充實了解自我,將來也可以為子女與老師進行良好的對話溝通。

    鍾文宏老師在師培中心不只是輔導學生有成,也對清大教學發展中心貢獻頗多。教學發展中心涵蓋教師發展與助教發展,除了為清大教師提供教學協助之外,在助教培訓上,也首開先例,每學期開學前一周展開三天培訓課程,其中二天上課,最後一天進行助教的教學能力評量。

   鍾文宏老師對導生認真與付出,利用網路連繫、串連學生彼此的部落格,凝聚「家族」隸屬感,建立良好互動的師生關係,這幾年都獲得師培中心學生票選、老師推薦的最佳導師,並當選100學年度共教會的傑出導師獎。他很謙虛的看待得獎,但新的學年也決定不再繼續南北往返奔波,選擇離開清大返回高雄,以便陪伴家人和孩子成長。

    離開清大他有一些感慨。鍾文宏老師說,有些人習慣批評大學生「今不如昔」。但或許是因為學習型態不同、或許是學習環境更多元,身為教育工作者,應該多從學生的角度來認識這些新世代的學習模式與個性,並且幫助學生更清楚認識自己 。因此導師的輔導職能也有很多種可能性。在清大,如果能把導師的意義與輔導能力深化,會比表揚優良導師這樣的形式來得重要。對於清大的共同教育部分,他認同哈佛、芝加哥大學那種新生入學延後分流的方式,期待將來透過共同教育發展出多元且對於生命與生活具備高度熱誠的「清華人」。

 

瀏覽數  
  • 友善列印
  • 新增到收藏夾
  • 分享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