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國立清華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
歡迎光臨國立清華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
邱益鼎老師專訪

高手出少年

100學年度共教會傑出教學獎邱益鼎老師專訪

   文檔下載

 

    「2010年庚寅、2011年辛卯這兩年梅竹賽的散打搏擊表演賽,雖然以些微差距未能獲勝,但現場兩校火力班熱烈加油的氣氛,已經讓選手們留下一生難忘的回憶。」獲得清大共同教育委員會100學年度傑出教學獎的邱益鼎老師,從國中到大學期間曾在多項競賽中拿到名列前茅的好成績,但在競賽激烈的擂台上,從未體驗過像梅竹賽那般火熱鼓舞的氣氛。對他來說,梅竹賽場內火力班的鼎力加油,讓學生們留下一生難忘的回憶,遠比勝負更重要。

    散打是中國最早的武術運動之一,台灣各地的中學和大學校園不乏成立相關的學生社團,但清大於2006年率先將散打納入體育課程。邱益鼎老師說,散打類似拳擊但沒有固定的招式,僅有簡單的規則和限制,規定哪些部位不能打,也不能用手肘和膝去攻擊對手。因為散打對打的雙方都沒有佩戴護具,若使用手肘和膝部攻擊對手,容易造成對手受到較重的傷害,有違散打以運動為主的目的。所以比賽規則傾向保護選手,如果出現雙方選手實力相差懸殊的狀況,主裁判為保護選手,會沒收比賽直接判定勝負。由於散打沒有一定招式,也沒有體型限制,因此成為一項適合所有人的運動。

    「從國中一年級開始,每天課後練習2.5個小時,像便利商店一樣幾乎全年無休,每逢假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學們出門去玩。」邱益鼎老師回憶當年與同窗好友一起參加國術社團活動,純粹是為了好玩,後來全心投入散打,不只是放假不能出去玩,長期自主訓練更需要堅定的意志力,每逢賽前要執行減重,一個月之內要從六十公斤減為五十二公斤,平均每周要達到減重二公斤的目標,讓他一想到要過著難民般的生活就緊張。雖然吃足苦頭,但也因為他的堅持,從國中到大學一路打出好成績。

    邱老師幽默的說,他曾經懷疑自己長不高可能和當年不當減重有關,後來他知道體重級別應該要長期控制體重,還有重量訓練的重要性。現在他會要求學生控制體重不要離級別太遠,賽前減重三、四公斤不會有問題。重量訓練是針對專項作力量調整,有弱點就針對弱點加強訓練,也會加強肌群訓練,透過重量訓練可以降低運動傷害,效果很不錯,但國內體育界早期並不注重,他就讀大學時的訓練才開始注重。因為重量訓練做得好,要發展其他專項有比較紮實的基礎,所以國際體壇都很重視重量訓練。

    2006年年初他開始在清大教授散打,翌年學生社團「散打搏擊同好會」成立,邱益鼎老師擔任教練指導學生練習,近年梅竹賽雖以些微差距小敗,但已讓擁有十餘年散打搏擊社歷史的對手團隊─交大感受到壓力。邱老師說,很多大專院校都有散打社團,但清大率先將散打列入體育課程,直到2012年清大仍是唯一將散打列入體育課程的大學。他很感謝體育室2006年初(九五年第二學期)開課當初開課人數沒有限制,學生人數得以加簽將近一成,但仍控制在四十五人之內,現在幾乎每年都額滿。學生參加社團練習散打的人數,也從剛開始的個位數逐漸增加。

    前幾年散打的場地在操場跑道最底端、訓練田徑場的角落,後來才有專屬場地,但由於場地有限,社團活動一周兩天,每次約練一個半小時,就學生來說,起步較晚,訓練時間也較少,能夠在成軍不到三年之內,給擁有十餘年歷史的對手帶來壓力,已經是相當難得了。

    對於以前沒有運動習慣的學生,邱益鼎老師一開始從基本動作帶領學生入門,比如預備姿勢、出拳、踢腿還有摔倒防護等自我保護動作勤加練習,再慢慢循序漸進逐漸加快,讓學生把又快又有力的動作練出來。基礎動作熟練之後搭配重量訓練,讓學生自主練習散打的踢打動作之外,邱老師又參考近年體育界加強下背部肌群的訓練方法,把加強身體軀幹部位尤其是腹、腰、背肌群的核心訓練,逐漸納入練習範圍。

    有些學生剛開始練散打的目的只是有興趣就來練一練,發現除了體能增進還有額外的收穫,體型雕朔變得不一樣又自然減重,持續練習了一兩個學期就瘦了七、八公斤。在邱老師眼中,學生難免會犯錯,但清大學生的上課態度不錯,比較好帶好教,學校課程安排很多元,場地設備比其他學校好很多,至於體育設備與部分頂尖學校相較,則是「比下有餘、比上不足」,以重量訓練室的規模而言就不如鄰校(交大有重量訓練專用場地)。目前場地小且器材佔空間,不敷使用,很期待未來新館落成後可以改善運動設施。

    邱益鼎老師的教學成績連年都獲學生肯定,對於獲獎,邱老師謙稱是運氣好。其實邱老師一向認真,從文化大學體育系畢業後,他不但完成研究所學業,並相繼取得拳擊教練、武術教練、散打搏擊季練、重量訓練指導員、籃球教練、游泳教練,體適能檢測員、體適能指導員等多項證照,又繼續深造攻讀博士,已經通過博士資格考試。

    邱老師不諱言說,兼任老師寒暑假沒有薪水,多考證照有助於兼職謀生。當年一起練國術的同窗好友現在已經分散在各行各業,只有自己還留在原先這條路。可能是當年的自主管理有幫助,所以他對自我要求比較高,決定從競技場上重新出發繼續進修。對他來說,這是一段完全不一樣的漫漫長路,但他毫無畏懼正面迎戰,一如當年。

 

瀏覽數  
  • 友善列印
  • 新增到收藏夾
  • 分享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